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88亚博app > 文章

姐弟心酸性事经历:别再叫我姐姐(22)

2019-07-21

姐弟心酸性事经历:别再叫我姐姐(22)

姐弟心酸性事经历:别再叫我姐姐(22)阅读本文之前,欢迎大家先阅读前一篇即是下面这篇(21)当然从第一篇开始阅读将会更加精彩,猜你会喜欢的,如果想要阅读前面的第一篇到21篇请yabo88亚博app上面的链接:姐弟心酸性事经历:别再叫我姐姐(21)就可以获取看到前面的20篇链接了。 废话不多说,本文开始接着第21篇的结尾处更新:第283章二与一为三(5)我的手一抖,一根筷子落在了饭桌上,发出“叮”的响声,小杭看了我一眼,帮我拾起来,送到我的手里:“箫箫,吃过饭你再睡一会儿,你的脸色有点苍白,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 我和小晗下午放学先去市场买了菜再回家,晚自习我们请假了。

”*    我干脆放下碗筷不吃了:“请假?为什么请假?”    小晗抢着回答:“姐,我哥他是不放心……”    小杭用眼神制止他,小晗噤声。     我疑惑:“不放心?什么不放心?”    小杭把药瓶往我这边推了推:“没什么,别忘了吃药。

”又对小晗说:“化学老师让我中午早点到班级抄题,我现在要走了,你跟不跟我一起走?”    小晗忙扒了两口饭:“恩、恩,哥,再等我一分钟,我先去上个厕所。

”    我站起来收拾碗筷:“你们还是别去买菜了,我去吧,反正我在家呆着也没什么事做。 ”    小晗走向卫生间:“姐,哥不是说了晚上有好吃的吗?你就等着吧。 ”    小杭去门口穿鞋:“箫箫,好好休息。 ”    我刚要说话,座机响了,小杭摆手示意我去接,我一看来电显示,是陈诗梅,我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小杭,大梅打来的,是……找我?还是……    我拿起话筒,另一端的声音显得异常兴奋:“箫箫!我要去海南过春节了!”-最新章节    我一愣:“去海南过春节?这是怎么回事啊?”    “是啊!我爸有一个三亚的客户,他跟我爸的关系特别好,昨天他跟我爸通电话,知道我提前放寒假了,特意邀请我们去那边度假,顺便在三亚过年。

这不,还托人给我们送来了飞机票呢,飞机下午在雪城机场起飞,晚上就能到三亚啦!”    我看了看手表:“下午的飞机?那你现在在哪儿?”    陈诗梅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箫箫,真是对不起喔,我一高兴就给忘了,我在雪城的机场大厅呢,这一天只顾着高兴去了,刚想起来要给你打个电话。

嘿嘿。 ”    我摆弄着电话线:“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当然是开学啦!箫箫,我长这么大,可是第一次坐飞机喔。

”    我撅嘴:“什么嘛,我也没坐过啊!”    “嘿嘿,箫箫,可千万别想我啊,等开学咱俩就能见面了。

我直接从三亚回冰城。

”    “那这个寒假不就剩我一个人了么?太无聊了。 ”    “谁说剩你自己啦?不是还有吴添利么?”    “他?我才不找他呢。 过几天我就去爷爷家,反正在家呆着也没意思,去爷爷家,还能帮奶奶搓苞米。

”    陈诗梅犹豫了一下:“箫箫,那个……什么……你跟……小杭……你们……你们和好了吗?”    我忙回头看了小杭一眼,他在门口等小晗,似乎没注意到我的紧张。     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立刻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的脸一红:“恩……恩,好了……早好了……你……你还不赶紧上飞机啊?”    “哦,对!时间快到了,箫箫,我先不跟你说了,等到了三亚,有时间我再给你打电话,你要是找我呢,就打我爸的手机吧。 就这样,拜拜。

”    “恩,拜拜。

”    我刚放下电话,小杭忽然出现在我的身后:“是谁?大梅吗?”    我吓了一跳,心脏扑通作响:“恩,是……是大梅……”    小晗从卫生间出来也问:“姐,大梅姐找你?”    “没有,她要去南方度假了,打电话告诉我一声。

”    小杭往我的近前迈了一步,我不自觉的向后退,他抓住我的手腕:“箫箫,你不是说,不去爷爷家了么?怎么你刚才……”    我耸肩:“在家无非就是看电视、上网,反而没有在学校过的充实。

”    小杭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呵,我和小晗会让你过得充实的。 ”    我没明白:“什么意思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小晗,该走了。

”    他们两个关了门,我又坐在沙发上发呆,我这是怎么了?一个声音在跟自己说,快去爷爷家,只有这样才能从小杭、小晗的身边解脱;可另一个声音却说,其实,其实我真的想和小杭、小晗在一起,他们是我的亲生弟弟没错,可又有什么关系呢?    把自己的头发揉乱了,也没得出一个答案,反而因为着凉打了好几个喷嚏。

    正要去找感冒药吃,电话铃声再一次的响起。 我纳闷,平时除了陈诗梅,几乎没有别人往家里打电话,就连小杭、小晗的同学,也很少打电话找他们,大梅都已经走了,还会是谁打来的啊?    看显示的号码,有点眼熟,好像是……吴添利。

    果然,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揍。     “赵婉箫同学,有没有想我啊?”    我好笑:“想你干什么?”    “真是的,好歹我也是你们的护花使者啊,想我一下难道不应该吗?”    “好吧,有那么一点点的想,行了吧?”    吴添利似乎很兴奋,还打了一个响指:“嘿嘿,就知道你肯定想我了,看来我还是挺有魅力的。

”    “好了好了,别贫了,找我有事吗?你已经回到学校了?”    “是啊,今天早上到的。

我告诉你喔,我们学校也马上就要放寒假了,就在元旦!”    “真的啊?为什么呀?”    “哈哈,因为我们学校有几个系的教学楼要装修,本来学校打算只给这几个系放假,可其他系的老师和学生又有怨言了,所以学校领导决定,干脆全校都提前放了。

我们元旦那几天进行期末考试,然后就可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那你咋不早说?”    “什么早说啊?我也是今天早上回到学校之后,才知道的。 听我们寝室同学说,这是昨天下午刚发布的通知。 ”    我又问:“诶?对了,你们提前放假,为什么要告诉我啊?难不成你想让我报答你的护花之恩,让我再去冰城接你回来吧?”    吴添利嘿嘿一笑:“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当然求之不得了!”    “白日做梦呢吧你!想的美!我和大梅拿着大包小裹的,好不容易摸爬滚打的到了家,我可不想走回头路!”    吴添利清了清嗓子:“诶,赵婉箫,说正经的,陈诗梅真去三亚了?”    我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她上午给我打的电话啊。 ”    “上午?”    “是啊,她说她正往机场走呢,让我不要太想她。 ”    我脱口而出:“好个大梅!重色轻友的家伙!她上午就给你打电话了是吗?她是刚刚才告诉我她要去三亚的,还不超过十分钟呢!哼!吴添利,老实交代,你是怎么让大梅鬼迷心窍的?你给我等着,等你回太阳城,看我怎么扁你!”    吴添利叫道:“女侠饶命啊!我冤枉!陈诗梅上午给我打电话,纯粹就是问我到没到学校,问个平安而已啊,女侠不用这么激动吧!”    “真的?”    “我对我新买的电脑发誓,我所说之言,句句属实,如果女侠发现小的有不实之处,小的宁愿被女侠拳打脚踢!”    我笑出声:“好吧,念在你是初犯,饶了你了。

”    吴添利长出了一口气:“我的妈呀,可吓死我了。 赵婉箫同学,你可真应该改改你的脾气了,这么凶悍,以后可怎么嫁的出去啊?”    我提高了嗓门:“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挂了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