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88亚博app > 文章

一个赌博游戏机天津玩家写给好赌朋友的真心话

2019-07-12

一个赌博游戏机天津玩家写给好赌朋友的真心话

大家好  我是天津人。 在这里向大家说说我所作的一件事情。

这件事情也是给大家敲响一个警钟!一定以我为戒!  我今年38岁。 几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进入到了游戏厅。 开始的时候纯属娱乐,花几十元或一百元消遣一下。 可是后来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输了几千元。 后来逐渐玩的越来越大,到最后一共输了最少数十万元。   我有正式工作,另外还兼职一个事做。 月收入在一万元左右。

我老婆也上班,也有收入,在普通百姓中我们的生活也算可以了。

但是自我沉迷在赌博游戏机中以后,一切全改变了。 家里的钱被我以各种理由拿出来,另外找亲戚同事借钱,最后用房屋抵押向银行贷款。

总是幻想万一赢回来就不玩了,其实也明白赌博游戏机全是骗人的,全是设定好的程序。

但是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真是理解什么叫走火入魔了,我真的是疯了。   在我玩的过程中因为控制不住自己,我曾经数次打过110报警。

心想如果警察给游戏厅关闭了,取缔了。

我也就没地方玩了,也就不会输了。

但是每次打过110以后有时候根本就没有警察去,就算有警察去了,也是象征性的进游戏厅转一圈就走了。 根本没人管。

而且我曾数次看见警察在游戏厅的办公室里与游戏厅的人聊天。

  我所说的游戏厅全是属于天津市河北区江都路派出所管辖的。 我所知道的在江都路派出所管辖区域内至少有三四家赌博游戏厅。 我清楚的记得有一次是整整差一个月过年。 具体哪年我不记得了,在晚上9点多的时候,我们正在玩的时候。 江都路派出所警察和协警去抓我们了。 我还有和我一样正在玩的人全部被带到派出所,全部在院子里墙边站好。

后来我们身上的钱全被警察拿走。

而没有任何票据给我们。 如果说我们涉嫌赌博违法,那请问开设游戏厅赌场的老板是不是罪过更大呢?你们派出所把钱搜走而没有任何东西给我们是不是罪行更大呢?我们在墙边站着的时候,被控制自由的时候,游戏厅现场负责人却在派出所来去自如。

而没有任何人对他采取措施。

(现场负责人并不是最大的老板,后台老板不得而知)最后在游戏厅现场负责人的协调下,我们全部被放走了。

然后又回来游戏厅继续玩。

这次派出所去抓据听说是因为新上任一位所长,可能是给游戏厅一个下马威吧。 这些游戏厅从我知道已经开设了将近十年了。

  我现在已经确实不再玩了,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

我现在就是尽我最大能力多做些事情,多挣些钱。 我27岁的时候我母亲去世了。 我父亲对孩子真的很疼爱。 我老婆也很好,也是真正过日子的人。

不是成天乱买东西,成天出去玩的人。

我现在真的感觉很对不起他们的。   在我不玩以后我亲自到派出所去举报这些游戏厅,希望派出所能取缔它。

避免像我一样的人再沉迷其中受到伤害。 我找的是江都路派出所一位姓张的所长,因为他是主管治安的所长。 我找到他向他说明我的来意和举报情况以后。

他对我说:那是不是属于赌博游戏机要需要他们鉴定。

其实游戏厅属于什么性质,里面的机器属于什么性质的。

他比谁都清楚。 但是这孙子却以各种理由为游戏厅搪塞,辩护,歪曲事实,指鹿为马,胡说八道,歪理邪说。

其实我非常明白幕后的罪魁祸首就是江都路派出所,就是这位姓张的所长。

没有他们这张保护大伞游戏厅能干这么多年吗?请问这位张姓所长,你收了多少被游戏厅坑骗来的黑心钱。

凭你的合法收入你能成天抽几十元一盒的烟吗?你能扪心自问在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也难怪,这样的败类根本就是心,有也是黑心。

我太天真了,居然到派出所去举报了。

而且是去向帮凶举报,哈哈哈。 很可笑吧,自查自纠,自我批评,自我监督等等。 可能吗?自己能查自己吗?能批评监督自己吗?有这些为违法者开脱,掩护,保驾护航的孙子社会能和谐吗?这些孙子是知法,还执法,更是最大的犯法者!我也相信这些败类早晚会被政府惩治的。   我在这里就两个目的。

一是请还在玩游戏机的朋友一定要悬崖勒马为时不晚。

辛辛苦苦挣的钱不要流入他们的腰包。 那是骗人的,你想想和机器玩你能赢吗?不要幻想能赢回来的,再玩你会离深渊更加近了。

甚至会走向犯罪。 我认识一个也是同玩游戏机的人,他说抢银行的心都有的。

你想想这个游戏机能把人逼到这地步是多么可怕。 有闲暇时间多陪陪家人,家人亲情是最珍贵的。 是最无私的。

是不需要任何回报的。

我的债就是我爸爸和我老婆帮我还了很大一部分。 所以一定不要把钱白白输给那些人。 有钱多给父母,老婆孩子买些东西这样多好啊。 说个题外话,我的恶习就是好赌,通过这件事我觉得在关键时候还是要靠原配的夫妻。

那是真正的感情,亲情,爱情。 我从来也不相信情人的。   我第二次目的是请大家转发我的这个帖子,让更多人知道这位张所长的丑恶,肮脏的嘴脸。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