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88亚博app > 文章

《小村医修真》宁采晨章节无广告阅读

2019-07-21

《小村医修真》宁采晨章节无广告阅读

这一次小影子不再乱抓了,很安静,但还是咬住胳膊不放。

宁采晨不知道从昨天晚上得到神秘的雕像挂坠之后,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改造他的身躯。

此刻宁采晨感受到一股阴冷的气流从小影子嘴巴注入胳膊,让胳膊失去了知觉。

认为是被咬的失去的感觉了,所以宁采晨没有在意,更不知道那一股阴冷的气流流进大脑。

小影子,不要害怕。 不要害怕!宁采晨柔声地说。 啊!晨哥哥,我怎么会伤害你,对不起,对不起!小影子猛然松开口,连续退后几步恐慌地说。

小影子,不要难过,一点小伤没事的,你不要伤心难过。

宁采晨柔声地安慰小影子。 呜呜!我不要嫁给别人,你娶我好吗?我害怕,呜呜!小影子哭泣地说。 宁采晨一脸苦涩,为何这样的?以前小影子如果是清醒的话,宁采晨绝对会迎娶她。 问题小影子见到宁采晨就撕咬,双方家长本来达成了协议,把小影子许配给宁采晨,让宁采晨负责任,但小影子这样,会把宁采晨杀了,所以就没有让他们在一起。 现在就算想迎娶小影子也不行了,因为吴教头就躺在面前,鲜血还流着。

我娶,再也没有人欺负你了。

宁采晨柔声地说。 你说话算话?小影子很复杂的目光看着宁采晨。 这十几年来,小影子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发疯,每一次见到宁采晨绝对会发疯,但每过三五天就要发疯一次。

不发疯的时候和正常没有区别,所以十几年发疯的岁月,小影子不是没有意识的。

算话!你就等着做我的新娘吧!宁采晨柔声地说。 宁采晨,你想得美。 我用了十万块把疯丫头买来,你要迎娶她可以,给我十万块。

吴教头掩着后脑的伤口,歪歪斜斜的爬起来。 宁采晨吓得猛然站起来,做好搏斗的状态。 小影子猛然抓起石头,凶狠的目光看着吴教头。 宁采晨,你死定了,我去报案!等着蹲大牢吧!吴教头见到宁采晨和小影子的神态,都是拼命的样子,加上后脑一阵阵剧痛,知道脑部伤的很重,打起来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才选择回避。

宁采晨脸色极度难看,吴教头的弟弟可是镇上派出所的干警,这下子完蛋了。 吴教头的哥哥是村长,算是在村里势力非常庞大的人物。

宁采晨看到衣衫破烂的小影子,看到血迹斑斑的伤口,就感到很心痛。 宁采晨心中骂了庙祝公祖宗十八代千万次了。 庙祝公真是乌鸦嘴,说什么疯子爱上自己,结果灵验了。 宁采晨宁愿不知道小影子的事情,因为他没有能力去帮助小影子,见到只会心碎。

小影子,我带你去城里,吃好的穿好的。

宁采晨想到自己有一万多快钱,就算蹲大牢,也要在没有被抓的时候,好好照顾一下小影子,弥补当年的过失。

好啊!你去哪里,我就在哪里,我是你的小影子。

小影子喜悦地说。 宁采晨看到血迹斑斑的脸庞,心一阵剧痛。

宁采晨伸手把小影子抱起来。 小影子对着宁采晨笑笑,满脸是血,笑的看起来很恐怖。

宁采晨看到又是一阵心酸难过。

来到公路边,宁采晨放下小影子,扶起自行车,把小影子抱到后座,踩着自行车往城里驶去。 小影子抱着宁采晨的腰部,趴在宁采晨的背部睡着了,睡着了还是死死抱住宁采晨不松手。

宁采晨的车速很快,晚上八点才到城里。

本来去小镇相亲的,到小镇两个小时的路程,到城里至少要八个小时,这是宁采晨骑自行车不可思议的速度。

减短了一半时间到达城里。

宁采晨不知道此刻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改造他的身躯,不断从身躯渗出恶心的臭汗。 来到城里,宁采晨首先就是找到时装店铺。

宁采晨停车了,小影子马上惊醒!我们看看时装如何?宁采晨柔声地说。

好啊!小影子很开心地说。 来到了时装店铺门口,里面的一位三十多岁的老板年急忙走出来,凶巴巴地说:那来的乞丐快滚。

否则叫人揍你。 宁采晨看看小影子和自己。 此刻宁采晨闻到身上一股恶心的臭味,闻到都想呕吐,但小影子死死抓住宁采晨的手臂,生怕失去宁采晨似的。 宁采晨苦笑不已,只好走向第二家了。 走了几家,被店铺的人当做乞丐赶跑,甚至很多大骂宁采晨两个,有手有脚做什么乞丐。 第十章慷慨的老板宁采晨想辩解,但人家滔滔不绝地说,根本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 来到一间很多顾客的店铺,里面很热闹。

宁采晨路过店铺门口。

给你们,去买点吃的吧。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在店门口睡椅上躺着,迷迷糊糊的睡眼睁开看着宁采晨和小影子,从口袋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满脸笑容递给宁采晨。 你给我钱做什么?你脑子有病啊?宁采晨皱皱眉头。

你这小子说什么话?你们不是乞丐吗?老板猛然惊醒,惊讶地说。

我们是来买衣服的,谁要你的钱。

你这般好心,就帮我们两个挑选两套衣服。

要合身,价钱一般就可以了。 宁采晨说。 原来是这样,好!保证你们满意。 老板站起来,在宁采晨和小影子身边兜了一圈,转身走进店铺。 因为宁采晨身上的气味太臭了,进入店铺,客人绝对全部都走掉。

宁采晨和小影子都很不好意思的神态,感到太丢人了。 很快老板拿出两个袋子,递给宁采晨,满脸笑容说:谢谢你们光顾,两套衣服绝对合身,不合身免费退换。 多少钱?宁采晨说。 五千多,您们第一次光顾,收五千就行了。

老板含笑地说。

什么?宁采晨和小影子惊叫起来。

小影子是疯子,不是傻子,没有发癫的时候,和正常没有两样,现在没疯,自然是和正常一般。 如果你们手头紧,就拿去用。

老板一脸和煦的笑容。 老板你这是做生意?还是开救济堂?宁采晨看到店铺里面衣服标价,苦笑不已。 看到店铺的招牌,知道这可是华夏国产时装店铺,华夏丝绸,很高档的店铺。

里面的时装都是按万一件计算的。

出门在外,谁都有不方便的时候,区区几千块衣服算不了什么。

就当做我送你们的,希望你们笑纳。 老板满脸笑容地说。

宁采晨一愣,老板脑子不是真的有病了吧?宁采晨只有一万多块,如果买了两套衣服就用了五千,剩下六千多好像做不了什么事情。 一万多块本来就做不来什么事情。

平白无故要别人的东西,不是宁采晨的性格。

如果宁采晨一家人是黑心的,也不至于这般穷。 他们一家是医生,平时为村里的治病,都是积德行善,几乎都是收取一些医药成本,有时候还免费赠送,一些中草药是山里野生的,不用成本,否则根本就无法经营下去。

谢谢老板,无功不受禄。

这是五千块,你清点一下。

宁采晨拿出五千块递给老板。 老板皱皱眉头,但还是把钱收起来,钱臭烘烘的,根本就没有点收,随手放在茶几上。 宁采晨尴尬的笑笑。

你们这个样子,我在这里有套房子,不如你们到上面清洗一下,否则这样子去宾馆,也没有谁敢接待你们。 老板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生怕伤了宁采晨的自尊心。

谢谢了!宁采晨说。 宁采晨拉着自行车,把小影子放到后座,拉着车,跟着老板到了一条小巷。 从店铺的后门进入,到了二层,是一听一房一卫的商业住房。

宁采晨臭烘烘的,首先梳洗一番。

换了名牌白衬衣,看起来精神奕奕的。

宁采晨很郁闷,不知道身上怎么会老是毛臭汗。

也只有小影子不嫌弃宁采晨一身臭味。

小影子梳洗出来。

穿着很时髦的时装,身材的曲线美完全呈现出来。 哪一张有淤血的痕迹的俏脸看起来很美,一种凄美,让人看到心碎。

那一双明亮的美丽星眸把浮肿脸庞掩映的楚楚可怜的,惹人怜爱。 老板见到小影子的俏脸,露出惊艳的神色,但不明白怎么样回事,这般绝美的佳人,谁这般狠心打她?老板,谢谢你!请问你尊姓大名?宁采晨问。

免贵姓陈,名小寿。

耳东陈,大小的小,寿命的寿。 请问小兄弟尊姓大名?陈小寿含笑地说。

免贵姓宁,名采晨,采收的采,早晨的晨。

这是我妹妹,叫小影子就可以了。 宁采晨说。

宁采晨,呵呵!很有意思的名字。

陈小寿笑呵呵地说。 让陈老板你见笑。 我们使用你的水,要多少钱?宁采晨说。

你客气了,说钱多见外啊!不要钱。 陈小寿说。

谢谢陈老板,告辞了。 宁采晨不想和陌生打交道,对陈小寿也是有着提防之心,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