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88亚博app > 文章

最甜婚约:顾少撒糖成瘾

2019-08-20

最甜婚约:顾少撒糖成瘾

正文第56章新闻发布会[更新时间]2019-08-1923:16:58[字数]2010沐清歌有点错愕:“新闻发布会?”“明天上午,sk将举办一场新闻发布会,到时候我想请你出面,帮忙澄清我们之间的关系。 ”顾修夜淡然的解释道。

“我……到时候需要做点什么?”沐清歌清澈的眸子微闪。 顾修夜笑了笑:“你只需要到场,如实回答记者的问话,剩下的一切有我。 ”“这样做,对你有利吗?”沐清歌有点不放心。 “如果是没利的事情,你觉得我会来做吗?”顾修夜是知道她的顾虑的,眉头微扬,“放心吧清歌,现场我们都是布局好的,就算有刁钻的问题,也很少,触碰到你底线的,你可以不用回答。 ”闻言,沐清歌神色微顿,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感受到对方的情绪有了一点变化,顾修夜再次淡然的开口劝说道:“总之不用担心,一切有我,明天上午我会亲自来接你。 ”他的话好比给沐清歌吃了一颗定心丸。

两人切断了电话,她将手机放到一侧,抱着自己的双膝,坐在一边看着外面的夜景。 燕市的夜景的确很好看,纸醉金迷,霓虹闪烁,只是这样的喧嚣,却是一点也不属于她。 许筱染一直探着脑袋偷看,见状不免轻叹气,随即大方的走进了屋内,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女人,扬眉:“人家顾修夜打电话都跟你说了明天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了,怎么还瞬间蔫了呢?”沐清歌没有抬头,眼神依旧注视着外面的景色,眼眸深处没有一丝的光彩:“你说新闻发布会上,会问出什么刁钻的问题。 ”现如今网上关于她和顾修夜、墨景宸以及李菲儿的四角恋关系,闹得是沸沸扬扬,这里面能问出什么问题,她也心知肚明。 只是那场失败的婚姻,她真的不想去多提。

“哎哟,我的好清歌。

”许筱染秀眉轻蹙,挨着她的身侧坐了下来,小手搂着她的肩膀:“既然顾修夜想到开新闻发布会,那就代表,他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去应对了,你也放宽心,不用胡思乱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沐清歌抬眸看着她:“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是个灾星,跟我在一起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墨景宸是,顾修夜现在一样也是绯闻缠身。 ”“呸!”对于她的话,许筱染有种想要撬开她的脑袋,好好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的冲动,她冷然开口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墨景宸绯闻缠身,那是他咎由自取,至于顾修夜,那是他自己做事不小心!”沐清歌一顿,听着她话里的潜台词,眉头微扬。

许筱染意识到自己嘴快,干笑两声,连忙站起身来,揉了揉自己本就乱糟糟的头发:“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几个文件没有处理,就先撤了,你早点休息,明天新闻发布会,我期待你以最佳的心态出席!”话末,她连忙如同脚底抹油,快速的闪人离开。

沐清歌在原地坐了很长时间才起身走到窗边将窗帘拉上,房间内一下子暗了下来,她躺在床上,睁大着眼睛盯着天花板打量,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顾修夜准时过来带着沐清歌一起去了新闻发布会现场。

他们两人并肩而站,一同现身的时候,无数镁光灯朝着他们拍着,光线绕眼,闪的沐清歌眉头微不可闻的蹙了蹙。 “别紧张,一切有我。

”顾修夜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里面的暖意听着让人倍感舒适。 沐清歌抬头看着他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勉强带着一抹笑意,走上了台上。

下面的记者一个个举着话筒,迫不及待的要来采访,好在现场的安保人员做的很到位。 “各位,麻烦安静一下,sk新闻发布会马上就开始了,请各位媒体记者,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秦勉在一边握着话筒,维持着现场秩序。 记者们的声音压低了不少,一个个落座,只是镁光灯从头到尾都没有停歇过,各个角度的抓拍两人的身影。

沐清歌一身白色休闲装安静的坐在顾修夜的身边,长长的头发,自然的披散在两边,精致的五官,即便不施粉黛,也不会输任何一位当红明星。

“顾总,请问您和沐小姐真的如同传闻中说的那样,是情侣关系吗?”率先问话的是新讯咨询的记者,他直接将矛头指向了顾修夜。

顾修夜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其实我还真希望和沐小姐是情侣关系,毕竟像她这么优秀的女子,不常见。 ”略带调侃的话里,已经很好的解释了两人的关系。

记者面面相觑,似乎在讨论着答案的真伪。 沐清歌瞄了一眼身边的人,没有说话。 “既然不是情侣,那为什么关系这么亲密?”记者们的问题逐渐深入,显然是抱着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们的心思来的。

“清歌是个很优秀的女子,我在跟她接触的过程中,可以受到很大的鼓励,更何况,我并不觉得,和她一起吃过几顿饭,这就是亲密的关系了。

”顾修夜的回答很平稳,每一句都是恰到好处。 “那么请问顾总,那几张和沐小姐一同出入酒店的照片,又是什么意思?”顾修夜眯了眯眼:“如果我说那不是酒店,那是医院,你会怎么想?”话末,秦勉便很合事宜的在大屏幕上放出了一组图片,关于沐清珏住院的前后相关事宜,以及他们住在医院内的详细报告。

“那天我是和清歌一起帮清珏出院的,传闻中说我们一家三口是去医院做签字鉴定这件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顾修夜淡然的解释道。

“沐小姐,听说您之前曾经离过婚,这离婚的原因和顾总有关系吗?”记者见从顾修夜这边是问不出什么爆炸性的新闻了,转身将目光投向了沐清歌。

沐清歌眸子里闪过一道暗芒,离婚的事情,是她心里的一道疤,她不想多说。